一个婴儿流产,三个医生被打

2019-12-02 11:51:22
9.12.D
乐趣彩票网直营网

我们妇产科的医护人员,手机得24小时开机,但凡病人在医院里出什么情况,都要撇下家里的事情立即赶到医院,不眠不休地工作在抢救室。许多医生和护士在抢救病人时,常常忘记她们自己也是个需要被关心和照顾的孕妇。

对于我们来说,工作中的苦和累,忍一忍就过去了。最难过的,还是不被病人和家属理解和尊重。张芳芳家属打砸事件过去两年多了,每每想来,我总是有些心酸。

1

一个周六,轮到科里接收门诊病人,我随王宇副主任出诊。王宇40岁出头,是科里唯一的博士毕业并在外国进修过的,当时是我们科技术最全面的年轻医生。

7点50分,我和王副主任到达诊室时,门口已经水泄不通了。诊室门前左出右进,排着三四支队伍,二十几个人,有的打电话,有的在聊天,像赶集般热闹。在医院里,妇产科陪诊的家属是最多的,一个孕妇一般都有两名家属陪同就诊,娇贵些的孕妇,甚至老公和双方父母要一起陪着来产检,前呼后拥,像个女王。

诊室外早就划出了3排座椅的候诊区,他们却偏偏挤在门口。我望了一眼,偌大的候诊区只坐着一位50多岁的阿姨,穿着墨绿色中式旗袍,化着得体的淡妆,头上烫着紫栗色小卷,正慢悠悠地吃着保温盒里的早餐,任由身旁吵吵嚷嚷,头也不抬一下。

为了让王副主任能进诊室正常问诊,我提高了嗓门,当起了临时的保安:“大家都注意一下,请按挂号顺序排队,一名孕妇只允许一名家属陪同,其余的家属请到候诊区等候。”

我边说边拨开人群向前挤,一个尖而高的声音也在我身后嚷着,“让一让,先让医生进去,你不让医生进去,还怎么看病?”家属们听说医生来了,自动给我们让出一条狭窄的“通道”。

我回头一看,帮忙喊话的正是那位穿旗袍的阿姨,她快步挤到我的面前:“护士长,你让大家按挂号顺序再重新排一下吧,太乱了,这也不利于孕妇检查啊!”

她叫对了我的职务,让我对她有点另眼相看——大部分的病人和家属都会叫我护士,不会注意到我的燕尾帽比护士的多了一小道红杠杠。

“请各位家属按就诊序号排队,安静就诊。前5号的,先到这儿排着!”

队伍开始松动,家属们相互打听着就诊顺序,重新排队。那位阿姨叉着腰站在了诊室门口。

“大家让一让,我是2号。”有个1米8多的小伙子满头大汗地想拨开阿姨,挤到第一的位置,但阿姨像一尊雕像似的稳稳堵在他的前面,小伙子有些急躁,使劲地推了推这个阿姨的胳膊:“让让,大姨,您老跟这儿添什么乱?”

“挤什么,挤什么?挤着我大孙子怎么办?你负起责任吗?”阿姨马上向人群外站着的一位背着双肩包、穿着运动服的孕妇招手,“来,芳芳,快过来,咱是1号。就应该排在这里。”

说完,阿姨两手一横、两脚分开,在诊室门口摆了个“大”字的姿势,气势如戏剧里挂帅出征的穆桂英。

“1号就1号,牛什么牛?”小伙子往前靠了靠,抬手就把阿姨拨拉了一个趔趄。

“小崽子,敢拽你姑奶奶?我就牛了,我是1号,就应该第一个看!”阿姨大声叫嚷起来。

“妈,妈,咱别闹了。”那个叫张芳芳的孕妇小声地在阿姨身边提醒着。

“芳芳,别管我,你自己到一边坐着去。”阿姨连比划带叫嚷着,见孕妇摸了摸肚子还在犹豫,急得直跺脚,“快,快走!”

张芳芳只好远远退到其他诊室门前候诊区坐下,这边,阿姨则坐在我们诊室门前的地上撒泼大叫:“来人啊,有人打人,要出人命啦!”

我连忙上前想拉她起来,她却拉住我的胳膊不松开:“护士长,你可得为我做主,你看见了吧,那个小子先打的我!”

后面几个家属看到这情形,都劝小伙子:“别和老人家计较,说个好话吧。”

小伙子满脸委屈地向大家解释:“我没有打她,就是拉了一下。”

眼看阿姨赖在地上不肯起来,严重地干扰了就诊区的秩序,我也只好劝告小伙子:“快说句好话,要不这样谁也甭想看病了。”

小伙子只好恨恨地走到阿姨跟前,想拉她起来,可谁也没有想到,眨眼间,阿姨爬了起来,然后灵活地往上一跳,伸手扇了小伙子一个耳光。巴掌声响亮地回响在诊室门前,大家都愣住了。

小伙子先是一愣,随后明白过来,一把薅住阿姨的头发。阿姨疼得大叫起来:“哎呀,哎呀,小崽子,敢扯姑奶奶头发?”。

“你个老梆子,敢打我!”

“就打你了,小崽子,怎么了?”阿姨仍不示弱,“老娘还没怕过谁!”

小伙子一手扭住阿姨的胳膊,举起拳头冲着阿姨就去了,一拳捶在阿姨的后背。阿姨杀鸡般地嚎叫着:“来人啊,出人命了!”

这一下,诊室门前马上喧闹起来了,连其他科室的病人和家属都涌向我们这边来看热闹。王副主任也跑出诊室,和几个陪诊的男家属把小伙子拽到候诊区:“冷静点啊,小伙子。”小伙子的媳妇也跑过来劝他为了肚子里的宝宝不要惹事。小伙子嘴里仍然骂骂咧咧,但也没往前面挤。张芳芳也跑了过来,和几个女家属把阿姨劝住,这才避免了一场更大的冲突。

“好了,大家都别看热闹了,散了吧。别耽误大家的看病,排好队伍,1号先进来量血压。”我把阿姨和张芳芳先叫进了诊室。

在家属们的吵嚷声中,我和王副主任开始了一天忙碌的工作。

2

我先给张芳芳量血压,聊了几句家常,知道了她跟阿姨是婆媳关系。她30岁,结婚8年,当时怀孕24周,正常孕检。

第一眼看到张芳芳的时候,就感觉她是个懂事的女孩。在递给我病例时,她冲着我抱歉地笑了一下,像在为刚才婆婆的表现而不好意思。她没有化妆,面色显得特别苍白、憔悴,完全没有她这个年纪充满活力的模样。

“125/80,属于正常范围内的血压。”我叮嘱她,“孕妇也可以吃降压药的,如果感觉不舒服或者血压高,一定要来医院找医生开药。”

我们门诊这边,陪孕妇来做产检最多的家属就是婆婆。我们见得多了,只要一搭眼,大概就能看出每个婆婆的脾气和秉性。有的婆婆对儿媳像自家的宝贝女儿一样疼爱,会小心翼翼扶着孕妇坐下,明明有椅子,还是固执地站在孕妇身旁,递上冒着热气的早点,边叮嘱着“慢点吃、慢点吃”,边递上湿巾给儿媳擦手,隔几分钟,就焦急地问一次分诊护士挂号情况。当然,也有少数像张芳芳的婆婆这样,泼辣,能干,认为女人生孩子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能太娇气。所以,才有刚才张芳芳满头大汗地挺着大肚子挤在人群里排队、而阿姨在候诊区自顾自慢悠悠吃早餐的那一幕。

王副主任开始问诊:“是自然怀孕吗?”

“不是,是做的试管婴儿手术后怀孕的。”

“做了几次手术怀孕的?”

“4次。”

“4次?”

王副主任有些吃惊,试管婴儿手术虽然在全国各地三甲医院都开展得非常普遍、技术运用成熟,但是对女性来说,身体上的伤害也不小,光促排卵治疗提前服用促排药或打促排针,就有人会产生很大的不良反应,头晕、食欲不振甚至可能会诱发卵巢囊肿、卵巢早衰等。一般孕妇最多做3次试管,做4次的,我们在门诊还是第一次遇到。

“做这个手术的多了,现在的女孩子总爱吃快餐、外卖什么的,身体都不好。”阿姨插话道。

“还是听病人自己说一下病情吧。”王副主任止住阿姨的话。

听着张芳芳的叙述,我终于明白她脸色憔悴的原因了——她婚后的时间,几乎都在用来怀孕、保胎、流产、再怀孕了。

她做试管手术前就有习惯性流产的毛病,每一次都是在怀孕后3个月出现流产出血的症状。她和丈夫没有这方面的任何知识,也没有想来医院做检查,只是盲目地相信自己身体年轻,不会有任何问题。张芳芳从流产到怀孕,再流产再怀孕,反复折腾,最后子宫薄得根本没有办法自然怀孕,所以就选择了做试管婴儿手术。

对于像张芳芳这样多年求子心切的不孕女性来说,试管婴儿是她们心里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一旦失败,心理就会崩溃。张芳芳4次试管,杂七杂八的费用就花掉了10多万,她所承受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

“身体吃得消吗?”王副主任接着问

“太娇气了,非要做什么试管婴儿手术,女人嘛,流产养养就好了……”一旁的阿姨又忍不住接过话头。

“家属请不要插话。”我在一旁提醒她。

“现在不孕不育很常见,每8对育龄夫妇中,就有1对不孕不育。”王副主任耐心地解释,“你现在有什么不舒服吗?”

“目前没有。”

“以前呢?前3次都是因为什么流产?”

“也没有查出原因,就是爱流产。”张芳芳担心地说。

“怪只怪她的身子太弱了,啥也不吃,瘦得跟个猫似的。”阿姨接着说。

我有些听不下去了,反驳她:“有时候妊娠反应厉害的孕妇,孕吐会持续整9个月呢。”

“护士长说得对,作为家属要好好照顾孕妇,给她创造一个轻松愉快的生活环境,特别是她这种做过4次试管婴儿的孕妇,多不容易。”王副主任也和蔼地叮嘱。

“现在的生活还不好?我们那时候吃糠咽菜,孩子不照样长得结结实实的?我那小子长的1米83的大个子。现在条件多好,想吃什么买什么,可是她什么都不吃啊,可难伺候了。”阿姨抱怨道。

王副主任有些不悦,说,“家属保持安静,我先听个胎心”。阿姨还想说什么,见王副主任的脸色严肃,张了张嘴,忍住没出声。

王副主任拿起胎心仪,驾轻就熟地为张芳芳仔细地听了胎心,“没有问题,胎儿一切正常”,然后又给她开了彩超和心电图的检查。等张芳芳把彩超和心电图的检查结果都送到诊室,已是11点半了,王副主任看完她所有的检查结果,都在正常范围内。

我心里暗暗地替张芳芳松了口气,看来她的第四次试管婴儿手术没有白受罪。

3

可第二天早上一上班,我就听上夜班的王玉说,张芳芳昨晚住进了我们科里。她中午从医院检查回家后,晚上就出现了腹部疼痛、阴道出血的症状,在凌晨1点多又来到医院看急诊。陪同张芳芳一家人一道来的,还有医院后勤的张主任——原来,张芳芳是她的一个远房侄女。

张主任把侄女安置到病房之后,就和王玉聊起了侄女的婚姻。

张芳芳的丈夫齐伟是二婚,他的第一次婚姻,曾在本地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他与前妻婚后两年,女方都没有怀孕,母亲就怂恿齐伟跑去法院起诉离婚,到处宣扬女方是因为婚前不检点才导致不孕的。女方的娘家人上门讨要说法,双方打得不可开交。

本来,张芳芳的父母根本不满意这个二婚的女婿。可张芳芳被油嘴滑舌的齐伟哄得团团转,交往两个月后,就搬离父母家去和齐伟同居了。在小县城的熟人社会里,她的父母为了脸面,也不想和亲生女儿撕破脸皮,就只能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看来,齐伟特别盼望要孩子,他的人生规划里不能没有孩子,所以张芳芳要孩子的愿望非常强烈,如果张芳芳还是给他生不了孩子,齐伟还是会和她离婚的。”王玉不无担忧地说。

9点,我和我们科的主任一起查房。张芳芳住在单间病房,相比其他有婴儿哭闹的病房,这里明显安静许多。她在靠着窗的病床上,背对着门,正出神地看着什么,听见我们进来,立刻用手抹了抹眼睛。

“怎么样?出血止住了吗?”主任问。

张芳芳的声音有些哽咽:“偶尔有出血,好多了。”

“你家属呢?”

她指了指正躺在另一张病床上呼呼大睡的齐伟。

这时,张芳芳的婆婆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运动服,端着一个洗脸盆,推门进来了。她推了推儿子,“快醒醒吧,来查房了”。齐伟揉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显然他还没有完全醒盹。阿姨对我们笑笑:“瞧把这孩子困的,昨晚折腾得一宿都没睡觉。”

“多注意休息,尽量别让她下床活动。”我对齐伟说。

“没敢让她下床。”齐伟走到张芳芳的病床前,“一直让她躺着呢!”

主任双手来回地搓着,等搓热了双手,才把手放在张芳芳的肚子上摸着:“这儿疼吗?”

“不疼”

“这儿呢?”

“也不疼。”

“嗯,好,还行。”主任把芳芳的衣服放下,“家属一会儿到医办室来一下,我们交待一下病情。”

齐伟响亮地答应着“好”,阿姨则凑过来问:“主任,你看我这大孙子还能保住吗?”

“大姨,这个谁也不能和你打包票。”

主任想走,阿姨却拉住他的白大褂,仍絮絮叨叨地说:“主任,你说结婚不就是为了生孩子嘛,你说我们家想要个孩子怎么就这么难……”

“等一下让你儿子去医办室吧,我会仔细地给他介绍病情。”主任有些不耐烦地说。

我们离开病房时,听见阿姨对齐伟说:“来,儿子,快洗洗手,这医院细菌太多了,你再病了,妈还活不活?”

“妈,你干嘛啊,我没事。”

然后,是哗哗的洗手声。

4

谁知,才到中午,张芳芳又出现了腹痛、阴道出血,被紧急送到了手术室。

下午一上班,我就听到了一个坏消息:张芳芳还是流产了,24周的胚胎已成人形,是个男孩。我们都替她感到可惜——宝贵的试管婴儿又没有留住。

但我们更没有想到,下午4点多,张芳芳的婆婆,把引下来的胚胎裹着小褥子,抱来我们科,要我们给个说法。她坚持说,是王副主任昨天检查时“用胎心仪把婴儿给摁下来的”。

试管婴儿流产有好多因素,像张芳芳这样的,先要考虑年龄因素,另外是环境因素——试管手术取出精子和卵子在体外帮它们受精,受精卵培养成胚胎后,再从中选取优质胚胎通过多种环节的操作,植入母亲体内,这种人工建立的环境条件和母体子宫中的自然环境存在一定差异,时间越长,人工授精的胚胎就越脆弱,增加了日后流产的风险。听胎心就造成了试管婴儿的流产,这纯粹是误解。倒是只有进行认真的产前检查,才有可能避免这些流产因素的发生。

当时我和主任在会议室开会,只有2个值班医生和3个护士在科里。随后发生的血腥打斗场面,是值班的王丽说给我们听的:

“齐伟的妈妈要找咱们主任,说必须给她家一个说法,我一看他们人多,还个个气势汹汹的,就好意劝说:‘主任开会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你们先在病房等会儿。’

“可是他们哪听?非说是主任在躲着他们。那个老太太一直吵着说,‘别听她的,他们都不好东西,我好好的大孙子,就让他们给摁下来了!’

“然后就从她的身后蹿出来五六个家属,老太太喊说:‘砸,全砸了,给我的大孙子报仇!’她儿子和两个年轻小伙子就冲进护士站和医生值班室开始砸东西,电脑、婴儿车,连护士站里的椅子都给砸了。

一个婴儿流产,三个医生被打

“两个女家属一起摁住当时在值班的小杜就打,小杜脸上挨了重重的几巴掌,齐医生也被又高又壮的老太太一把薅住头发,摁倒在地。齐医生那小身板,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打得嘴角出血。

“马()主任正好查房回来,看见七八个人乒乒乓乓地乱砸,4个女同志正被他们围着打,就拼命地拽住坐在齐医生身上的老太太,把齐医生从地上拉到自己的身后,他一个人挡着4个壮小伙子的拳脚。齐医生披头散发冲着他们家属吼:‘你们家没出生的孙子没了,难道还要拉我们也一起陪葬吗?’本来这一吼,那几个男人立刻停手了,可那老太太还在喊:‘你们都别停,今儿砸了全算我的!’

“病房里陪床的病人家属全都围过来看,把护士站围得水泄不通。他们就冷漠地看着,没有一个人伸手帮一帮鼻青脸肿的马主任,还有人说风凉话:‘让他们牛,这下不牛了吧。’‘打,这些医生都黑心啦,该打!’‘这下看他们还敢收红包不。’……”

副主任马志国事后告诉我,当时听了这些话,他的心真的是哇凉哇凉的:“我们天天为病人累死累活,加班加点工作,身边的老人住院需要照顾,孩子发高烧也不能陪护。现在挨打了,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上手帮忙。”

5

骚乱发生10分钟后,我们医院的保安赶到了。护士刘姐趁齐家人不备,偷偷跑进更衣室报了警,派出所警察也来了。

我和主任接到电话,赶紧回到科里,看到狼藉的场面,心里又惊又气:我们科4台电脑、3辆婴儿车被砸坏,电脑配件、病历本满地都是,地面上还残留着大片大片的血迹,马副主任鼻梁骨骨折,齐医生头皮损伤、脚踝骨折、眼部淤血,护士小杜手臂骨折,王芳和刘姐多处轻微伤。

受伤的人都被送去了相关的科室进行处理诊治。这时,小杜的丈夫小林在背后喊我:“护士长,杜儿呢,她在哪?怎么样?谁打的?”

我看到他焦急而又气势汹汹的样子,赶紧把他拉到了楼梯间,简单说了下情况及发生的原因。

小林一听自己媳妇被人打成这样,炸了,非要去找齐伟算账。我拼尽了力气拉住他,和他讲清利害关系。他半天冷静了下来,气愤地说:“我在家都没动过我媳妇一根手指头,她天天在单位对病人脾气好得不行,累了或受了委屈就对我乱发脾气,我知道她上班辛苦,有些不顺心的事,爱把气撒在我的身上,我都不和她计较。谁知道在单位好端端地上班却被别人打成这样。”

说着,小林狠狠地把拳头砸在了玻璃门上,“咣当”一声,玻璃门碎了。我吓了一跳,小林也没说疼,但是我看他的手出血了,赶紧带他去拍了X光片——小拇指骨折了。

在电梯上,我们遇到了刚从骨科包扎完胳膊回来的小杜,她一看小林一手的血,委屈地抱住丈夫就大哭了起来。小林用左手轻轻地抚摸着小杜的后背:“别怕,媳妇,这不,我可以请假在医院陪着你了。”

当晚,我们科的3位同志都住进了骨科,马副主任做了鼻梁骨折手术,齐医生做了腿部骨折手术,小杜做了手臂骨折手术。骨科的主任本来都下班了,听说情况后非要赶来亲自为他们做手术。

在派出所里录口供时,我也和主任一起去了。

张芳芳的婆婆在派出所气焰还是很嚣张,她坐在地上,嚷嚷着:“我就打了,打了怎么着?我们家有人!你们医生听胎心把我大孙子听没了,你们赔!”

主任气得手都哆嗦了,面对这样撒泼的一家人,警察也无可奈何。

在医院工作,医闹是最令人头疼的问题。我们医院漂亮的门诊楼大厅里,时常会看见患者家属披麻戴孝地跪在那里磕头、烧纸钱,将整个大厅搞得烟雾缭绕,呛得人直咳嗽。更有厉害的家属,会把尸体和棺材运到大厅里,又吹又打地奏着哀乐,上演出殡的戏码。来医院就医的患者遇到这些医闹,像躲瘟神似的,快步走开,直奔电梯口,稍微跑得慢些,就会被冷不丁地窜出来的人拉扯着不松手。

这时候,我们医院的保安只能在旁边站着,也没法把他们赶出大厅。毕竟,无论是赔钱、协商,还是走医调委调解,或者是报警、走司法程序,大部分选择对医院来说都是耗时耗力的。

但是科室被打砸,医护人员被打伤,我们医院还是头一次遇到。

6

更让我们郁闷的事在后头。

我们主任听院办的人说,这次医闹的打人者竟然没有被拘留,主要是齐伟有个亲戚“有一定的来头”。他也没有心思去盯门诊了,心急火燎地留下2个值班的医生和2个护士,率领着我们来到了院长办公室,要求院长给我们这些一线病房的医生和护士作主。

恰巧当时院长出差,留守的副院长劝我们忍忍。主任声泪俱下:“忍,你怎么让我忍?我的医生护士都让人打成乌眼青、骨折了,我还忍?我可以带着他们受累,但不能看着他们受冤挨打!”

这是我认识主任10多年来,第一次见到他哭。

见领导不给我们出头,一气之下,主任第二天又带着我们去了市委门口请愿,要求严惩打人者。他也是个典型的学术型医生,人情世故方面单纯得像一张白纸,我们一到市委门口,就被门口的保安先拦下了:“请问有出入证吗?”

“没有。”

“那不能随便进!”

“我是市xx医院的主任,我们科被医闹打了,要见书记。”

“对不起,没有出入证谁也不能进!”两位又黑又高的保安,把白净而瘦弱的王主任冷冰冰地拦在了大门外。

我们商量一下,想实在不行就硬闯。但我看了看身后的一群人,连忙把主任拉到了一边——我们来了10个人,就只有主任和王宇副主任2个男同志,王副主任也是个文弱的书生,手无缚鸡之力。估计还没有等我们闯进门口,就会被保安架走,万一被拉到派出所拘起来可怎么办。

听我一说,主任也冷静了下来:“硬闯不行,还是静坐吧……”

我们没敢坐在市委正门,只在侧门一边坐了下来。2月凛冽的北风刮得呼呼的,我们屁股底下只是垫了张报纸,不一会儿,娇气的王芳就受不住站了起来,“太冷了,太冷了”。我也跟着站了起来,其余的女同志,也纷纷站了起来。2个男同志多坚持了一会儿,也都站起来了。

“静坐”了20分钟,我们的请愿变成了“静站”。

1个小时过去了,市委大门口进进出出的人都以异样的目光打量着我们,我们倒低下了头,像一群犯错的孩子。主任看到我们这群士气萎靡的士兵,气得直跺脚:“抬起头来,又不是我们做错了什么!一定要让市委书记听听我们医生的委屈!”

于是,我们都冲着市委门口,高高地昂起头。

中午12点,市委大院里开出一辆辆车,陆续走出下班的人群。他们从我们身旁经过时,不光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们,还小声地嘀咕着:“天天有上访的,这保安也不管管!”

我们的肚子也饿得咕咕叫,主任派队伍里唯一的壮劳力王宇去附近的小吃店,买了十几个烧饼和矿泉水。大家就着寒风和凉水吃了个烧饼,眼巴巴地盼望着能有个秘书或工作人员上前询问我们的冤情。

12点半,市委大院里下班的人走得差不多了,门口顿时安静下来了。

“主任,我们还请愿吗?人家领导们都下班了……”

“坚持,我们不请愿,马主任、小齐他们的打就白挨了!”主任花白的头发在风中晃动着,像一个充满气的白刺猬,只要我们一说泄气的话,那头发就会变成利剑向人刺去。

这样做的结果,是低血糖的刘姐晕倒了——我们在心里暗暗感谢刘姐的晕倒,不然死心眼的主任会让我们这群人下午接着在市委门口“静站”的。

主任还气不过,下午他又召集几个男医生,让医院门口的复印部做了条“医生被打,求扣留医闹”字样的白布横幅,举着去了市政府门口继续“静站”。

当时正值全院护士技能大联查,我被抽去做评委,没再跟去。听说主任他们最后也没有见到主管领导,在市委门口就被保安拦下,没收了条幅。

请愿就这样草草收场了。

7

好在,我们雷厉风行的院长出差回来后知道了这事,先是找到了以前从我们医院出去的某副市长陈述冤情,同时又亲自到派出所坐阵查看案情。一看院长这不依不饶的阵势,派出所所长在当天就立了案,拘留了齐伟,这下,他可能连春节都不能回家过了。

这下,齐伟的母亲也认怂了,专门跑到了我们科里道歉,边说边哭:“主任,当时这个孩子没保住,是我情绪太激动了,现在我知道自己做错了。前儿媳就是因为不怀孕而离婚的,现在又是因为儿媳流产把儿子拘留到了看守所,好多人都在看我的笑话……”

主任说:“这样吧,你到那些被打的医护人员家里去道歉吧,如果他们的家人原谅你们,我们就去派出所和解。”

齐伟的母亲只好又托张芳芳的姑姑——后勤的张主任和她一起,挨个拜访了被打医护人员,“苦肉计”和“催泪弹”并用,一一取得了他们原谅。

只有马副主任的母亲没有让这个泼妇进门。马副主任的母亲70多岁,退休前是个亲切、和蔼的小学老师,一辈子都没有对别人红过脸或者说过特别重的话。但那天,她对上门道歉的齐伟母亲说:“我以一个母亲的身份,不接受你的道歉,并且永远不会原谅你们这些打人的人。你也是一个母亲,你儿子拘留进了看守所,受罪,你觉得心疼;我也是一个母亲,我儿子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不光是是身体上的,最主要的是精神上的折磨——他出事后,我也一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如果我儿子被你们打得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一家子怎么办?至于马志国自己原谅不原谅,他们单位原谅不原谅,那是他们的事。我也希望这件事早点过去,不会在他的心理上留下阴影。”

说完这些,砰地一声门响,老太太就把齐伟母亲关在了门外。

最终,马副主任还是和齐伟的母亲签了和解书。听说,齐伟很快被放了,回家照样过了春节。春节过后,科里都几个同志伤好了,也都照常上班了,仿佛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后来没有再听说过张芳芳的情况,后勤的张主任见了我总有些不好意思,只是打个招呼,更没有再主动聊起过这个远房侄女。

我只能真心希望张芳芳不要再受罪了。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系网易新闻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并享有独家版权。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
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事件经过、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的真实性,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题图:VCG

网站地图 168彩票那个是真的吗直营网 乐趣彩票官方网直营网 uc彩票网直营网
太阳城集团网上娱乐 申博138娱官网开户 澳门最大的赌场 申博投注
香港金沙博彩 大红鹰娱乐官网登入 亚美娱乐官方 最新红树林官网直营网
乐趣网彩票直营网 yy彩票网注册直营网 红中彩票开户直营网 cp138彩票网直营网
彩票巴巴app下载直营网 yy彩票游戏直营网 uc彩票直营网 yy彩票注册直营网
989XTD.COM 8JZS.COM 384xx.com 726SUN.COM XSB418.COM
XSB818.COM 99sbmsc.com 989jbs.com 1112989.COM S618R.COM
688BBIN.COM 44sbmsc.com 127sun.com XSB587.COM 286sunbet.com
57XTD.COM 886XTD.COM 987XTD.COM 3333ib.com XSB58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