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里,没一个老员工想退休

2019-12-04 10:00:46
9.12.D
乐趣彩票网直营网

退休是否就意味着领着养老金回家享清福?对大多数人来说,或许并非如此,他们需要面对因收入减少而陡增的压力,以及不知前路的茫然失措。

这一点,在我所服务的公司尤为明显。

公司从创立至今已有30余年,许多同事从青葱年少干到年近不惑,少数人成了举足轻重的管理者,有的人还兢兢业业坚守在一线。但无论身处高管还是基层,有一点是相同的——“退休”就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在他们头顶,为了以后能被公司返聘,大家奇招百出。

1

9月27号下午,我意外接到了劳动分局信访科的电话。

我们是大型上市企业,在本地颇有些名气,各方各部都把我们当作重点对象盯着。所以公司在各个方面,特别是涉及各项政策法规的部分,都分外严谨。当电话那头说“有员工报案说受了工伤,但公司不管”,我听后匪夷所思,连忙找来申诉人阿桃了解情况。

阿桃是老员工,在公司服务16年了。她入职时是车间的操作工,后来内聘进入物控部做了仓管员,享受管理人员待遇,有年终奖、绩效奖和各项津贴。公司待她不薄,她也素来勤勉,我不信她会无缘无故去劳动局告状。

过了一会儿,阿桃一手扶着腰,面色阴沉地走了进来。

我吓了一跳,连忙招呼她坐下,关切地问:“这是怎么啦,哪儿受伤了?刚才劳动分局打电话过来,说员工受工伤了我都不知道——这是我的失职了!”

她眼眶有些红,低着头,说:“这跟你没关系。我要告的,是赵佳红。”

“告她什么?”我被她说得有些糊涂了。

赵佳红是阿桃的老上级,从2012年开始负责管理物控部。别看人已经52岁了,可说话做事还是跟年轻时一样风风火火的,剑及履及。在她的带领下,物控部去年年度绩效目标达成率到了140%,在上级领导面前很有些脸面。

“告她欺上瞒下,不管员工死活!”阿桃气愤地说。

“这话可不能乱说。”我半认真半警告地说,“既然把事情都闹到劳动局去了,你就要说清楚,可不能因为她管得严格些,就说些不负责任的狠话啊。”

阿桃恨声说:“我说的都是事实!你可以问她,我有没有告诉她我的腰有伤?她有没有上报、有没有处理?我的腰痛了一两个月,一直带病上班,得句好话没有?我在物控部做了十几年,她对我们这些老员工没有半点情分的!”

我倒了杯水递给她,缓声安慰:“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8月初的一个早上,阿桃一起身,就觉得腰痛加重了。她以为是无意间扭伤的,也不以为意,买了张膏药一贴,就咬着牙上班了。恰逢周一,仓库的出货量略多了些,她从早上忙到中午,等终于得空坐下来歇口气时,才发现自己的腰已经直不起来了。

阿桃瘫坐在椅子里恍惚了半晌,等那股痛劲儿过了,才撑着桌子站起来,请了半天病假,去附近的社区医院做了检查。诊断结果很快出来了,腰肌劳损,不是什么大毛病。

第二天一早,阿桃拿上报告,扶着腰,愁眉苦脸地找到直属上级赵经理(赵佳红),说自己腰受伤了,能不能报工伤?

赵经理吓了一跳,连声追问:“哟,怎么伤的?啥时候的事呀?去医院看了?医生怎么说呀?严不严重?”

阿桃把报告递给她,说:“医生说是腰部长期过度负荷造成的腰肌劳损。这一听就知道,是在仓库里搬搬抬抬下苦力才会得的毛病,您看,算工伤吧?”

赵经理拿起来报告看了半天,才慢慢开口:“算不算工伤,我不懂,这事得问人力。你既然受伤了就好好休息,我给你批假,半个月够不够?等会儿过去把工作交接一下,让小廖代一代,伤养好了再回来。”

阿桃讲到这里,我插了句嘴:“一个多月前?我没印象。不过,她有没有找过我这事另说,既然她都同意批病假了,怎么到现在你还是这副模样?是没去治,还是没治好?”

阿桃苦笑:“‘找小廖代一代’?这话说得好轻巧。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岗位,公司里哪个不忙?再说,叫人代班个三五天还行,要真休息半个月,领导见小廖能把我的工作给包了,那不表示我可有可无?回来后我还能有好绩效?”

“所以,你就没请假去治疗对吧?”

她点点头。

阿桃当时一听赵经理的话,立刻说自己吃了药、打了针,“现在已经好多了,我能行,不用交接。”

赵经理听后,似笑非笑地反问:“真不用请病假?行,你自己的身体自己有数。等会儿我跟你一起去人力问问,这种情况能不能报工伤。”

阿桃连忙摇头,说:“不用了赵姐,我就随便问问,不给公司添麻烦了。”

赵经理一脸大气,挥挥手:“那咋能行呢,该是怎么样就怎么样。公司的核心价值观是以人为本,你既然受了伤,公司就不能袖手旁观。这检查加治疗花了多少钱?我去问问,看能不能给你报了,要是人力说不能,我私人也给你把钱掏了,总不能让你吃亏。”

在阿桃看来,这钱自然是不能要的——为了几百块钱的医药费,在领导心里落下贪财的印象就糟糕了。本来她问赵佳红能不能报工伤,一是习惯使然,毕竟公司买了社保,医药费能报,还有几天带薪假;二是想在上级领导前面挣个表现、得点同情分——报了工伤可以有点好处,但跟得罪领导相比,那就太微不足道了。

我叹了口气,心里明白,赵佳红自然是不愿意给阿桃报工伤的——公司和各部门负责人都有签署过《安全生产责任状》,工伤次数和严重程度,会直接影响到各部门年底的绩效考评。

更何况,赵佳红现在签的是一年期的返聘协议,绩效的好坏,将决定她来年是否还能继续留在这个位子上。当初她50岁前临近退休时,为了留下,着实费了不少功夫,今年好不容易顺顺当当过了大半年,都到第三季度了,不能出岔子。

2

从赵佳红那里回来后,阿桃一边贴膏药,一边坚持上班。腰痛的毛病时好时坏,幸好仓管员这个岗位工作量相对稳定,哪天货多,哪天货少,做久了也知道规律。她平素里小心注意着,能用叉车就用叉车,能找人帮忙就找人帮忙。小心翼翼地养了段时间,腰痛发作的次数少了些。

就这样,到了8月底。

月底是公司“盘库”的时间,也是仓管员最辛苦的时候,而且这次又逢季度8S抽查(工厂现场管理的一种方式,包括整理(SEIRI)、整顿(SEITON)、清扫(SEISO)、清洁(SEIKETSU)、素养(SHITSUKE)、安全(SAFETY)、节约(SAVE)、学习(STUDY)8项),双重任务压下来,阿桃连着忙了好几天。

等把账物理清爽了,阿桃的腰也痛得直不起来了,贴膏药、擦红花油都不管用了。她又去看了医生,可说来说去,还是那些话,除了常规的药物和物理治疗外,“关键得靠养”。

阿桃想,要不干脆申请换个岗位吧,就又去找了赵经理。

赵经理一听她的来意,也没说拒绝,只是问她:“你想换到哪个岗位呀?”

“也不拘哪个岗位,就稍微轻松点儿的,不用那么费体力的活儿。我这腰老不好,三天两头地发作,再这样下去,落下病根儿事小,就怕把工作给耽误了。”阿桃小心地措辞说。

赵经理摘下眼镜,不动声色:“难得你觉悟高,知道把公司利益放在前头,就该让那些偷奸耍滑的来听听,这才是老员工该说的该做的!”

阿桃心里一突,觉得她话里有话,忙道:“赵姐开玩笑呢……”

赵经理容色一正:“我可不是开玩笑。你怕耽误工作是对的,但换岗不能解决问题。既然身上有伤,那就病休。工作的事你不用管,我会安排好的。”

病假工资只有基本工资的80%,而且还没有津贴和加班费,算下来,相当于只有全薪的一半。这笔账阿桃心里立刻就算清楚了:“不是,赵经理,我不请病假,我愿意上班。咱们不是有轮岗制度嘛,您就把我和哪个同事换一段时间,等我病好了,再换回来。既不影响工作,也符合公司流程,岂不两全其美?”

赵经理哂笑一声:“看来你想得挺周全。哪个岗位合适?你说,你来说!”

阿桃见她语气不太好,连忙笑着打了个岔:“赵姐是咱们部门的定海神针,在您面前,哪有我说话的份……”

赵经理冷哼道:“不费体力的活有,只是你干不干得了?文员,你会用CAD画图还是会做PPT?写单员,从早上7点半上班上到晚上8点,你上不上得了?阿桃,你现在负责的仓库已经是工作量最小的了。整个物控部26位仓管员,哪个能像你一样准点下班?大家知道你是老员工,分配工作和奖金都照顾你,但你不能把这种照顾当理所当然啊。”

阿桃又羞又怒,忍了许久的脾气终于被点着了:“赵经理,这话我就听不懂了——我得什么照顾了?工作我是哪件没做好吗?分配奖金难道不是按绩效来?我这可是因为工作受的伤,纯粹不想误事,才申请调岗。从前又不是没人调过,到我这怎么就不行?”

赵经理长吸了口气,拿起镜布把眼镜擦了又擦。过了半晌才道:“调岗可以。整个物控部,写单员、文员、叉车司机、班长8个岗位,你看中哪个?要是看中我这个位置,我也让给你,行不?”

阿桃撇撇嘴:“您这话说得好像我真能做主一样。您指一个吧,我听着就是。”

“你去做扫码员吧。”

这是自从公司实行扫码出入库之后新增设的一个岗位,工作简单枯燥,但只要细心些,谁都能完成。阿桃正想答应,果然听到了“但是”——

“但是,你的待遇得按扫码员的来。”

“这怎么行?”阿桃叫了起来——扫码员是一线员工级别,收入取决于加班时间,绝对没有仓管员高。

赵经理理直气壮:“怎么不行?做多少事拿多少钱,你又想工作轻松,又想待遇不变,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有的话,你告诉我,我也去做。”

阿桃无话可说,也不敢再提调岗,只好有气无力地回到仓库。

3

眼看进入第四季度,各行各业都迎来了生产旺季,阿桃负责的“委外仓(仓库的一个类别)”更是忙碌,生产淡季时只有周一会有大批量的半成品进来,现在则是每天都有。有进就有出,仓管员的工作量翻了数倍不止。委外仓就阿桃一个人,加上她腰痛不时发作,所以更加辛苦。

有厂商来交货的时候,阿桃为了省点力,就让送货员帮着把货搬上货架。可那天,那个送货员也是个牛心左性的,说自己赶时间,而且自家领导交待过,“货送到仓库签收处就行,等点了数签了单,剩下的就是仓管员自己的事”,一点也不帮忙。

也不知送货员的哪句话戳了阿桃的肺管子,她当场就和对方吵了起来,直闹得整个仓库都知道了。

赵经理挟着怒火前来调停,好不容易将双方先安抚了,把当天的货物交割清楚后,又让班长帮着把十几箱货分门别类地摆上货架。然后,她才有空对阿桃发作起来:“你到底是什么回事?本厂货号、分类标准、环保要求这些别人都不知道,怎么能让外厂的人来帮你上架?”

阿桃没好气地答:“我这不是腰疼嘛,让他出个力怎么了,我又不是没在做。”

“又是腰疼?行,从明天开始,你病休吧。小廖,你帮她把请休假流程过了,我马上批!”赵经理生气了。

阿桃急了,把单据一扔,怒声喊:“你敢!”

“我怎么不敢?拿着比别人高得多的工资,做得还不如新人好!这种老员工我算是领教了!活儿你干不了就别干了,爱上哪儿上哪去!”赵经理说完,径直走了。

阿桃毫不退让,冲着她离去的背影高声说:“我哪儿都不去,我现在就给劳动局打电话!”

我听到这里,又好笑又好气:“所以,你就真打电话给劳动局?就因为不给你调岗这点小事,一点不顾公司名声,非把事情往大了闹?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阿桃反问我:“你先告诉我,姓赵的不肯给我调岗,三番五次让我病休,她是怎么想的?别说是在体恤我照顾我,我可不信。谁不知道她把我们使唤成什么样,那句‘把女人当男人用,把男人当牲口用’的话,说的就是我们仓库了!”

我轻咳一声,不好回答。各部门负责人都有控制成本的责任,员工病休,薪酬减半,同时,出勤率又和奖金挂钩,人工成本自然减少。公司每个部门实行的是责任制,也就是说,无论员工休多久的假,需要完成的任务并不会减少,所以也就不会影响部门的绩效。

这是赵佳红身为领导的私心,我不好说破,只得好言安抚阿桃:“休不休假是每位同事的自由,咱们公司什么时候有过强制病休的先例?你要是不想,没有人会强制你。赵经理那脾气你是知道的,话赶话赶上了,你别放在心里。”

我想了想,又继续安抚道:“至于为什么不肯给你调岗,我猜她有两个原因:一是没有合适的岗位,二是不能开这个先例。物控部老员工多,除了你,还有阿兰、小洁几位女同事,帮你调了,别人要是都来找她申请,那她还怎么管?你也要替她考虑考虑。”

“哼!你们都是领导,说的话都是一样的,从来只考虑你们自己!”阿桃依旧气鼓鼓的。

我摇头苦笑,问她:“既然你说是工伤,那就该及时去治疗,薪酬按工伤待遇办。你既觉得无力胜任工作,又不肯请假治疗,一门心思只要调岗,为什么呢?调岗能解决什么问题?”

她沉默半晌,才闷闷地说:“能解决岗位评估的问题。”

原来,早在7月份,搭档老杨办理了退休手续后,阿桃就开始犯愁了。

之前,阿桃和老杨一起负责委外仓,需要搬搬抬抬的体力活多半是老杨干,她只需要搭把手、做做账。老杨这一走,轻活重活都得她一个人来。这倒也不算什么,这个仓本来就是一个仓管员编制,加上现在“委外(委托外面的厂商处理某些工序)”业务缩减,她一个人勉强也能做得来。

阿桃真正担心的是:自己翻年就满50岁,退休,近在眼前了。

阿桃高中文化,电脑水平一般,除了做过仓管员,没有别的一技之长。和她同期进厂的老姐妹,不是在车间做员工,就是早早回了老家。只有她,5点下班,周末双休,每月扣去五险一金,到手还有6000块出头,时间上还能照顾到正在念书的儿子。她对现状很满足,但这种舒服日子将随着她的退休而宣告结束。

所以,阿桃想要争取返聘的机会。

我们公司目前有十几位退休返聘的员工,有高管,有技术员,也有一线员工。一般来说,只要上级领导批准,员工自身健康状况良好,足以胜任本职工作,且表现出色,就有可能留任。阿桃想,趁着退休前的这大半年时间好好表现,只要年底绩效考核的时候分数高些,再加上在公司服务15年以上的资历,被公司返聘应该不成问题。

老杨退休后,阿桃一个人又是收发货,又是系统输单,又是盘点对账,比之前做得更用心。只是没想到,这干劲还没坚持到两个月,腰就出了毛病。

4

马上就是一年一度的员工体检,虽说算是员工应得的福利,但体检也是公司对在职员工身体状况的定期评估,结果将成为接下来各项工作安排、岗位调配的重要参考依据。对于阿桃来说,在签订退休返聘协议的时候,健康状况更是关键。

早在今年年初,上级领导就说,“仓管员辛苦,出库要装车,入库上货架,没点体力真撑不下来”。阿桃想,要是领导觉得自己身体不行,无法胜任这个工作,等到了退休年龄,肯定是顺水推舟就把自己清出物控部了。所以,为了让腰疼不影响自己的工作表现,唯一的法子就是调岗——赶在岗位评估前,换到一个对身体素质要求宽松的、同等级别同个部门的其他岗位,比如文员、推单员。这样,等通过每年的岗位评估,再拿出资历和绩效去跟上级争取,被返聘的机会就大了。

我们公司的制度规定,返聘申请首先要由上级填写,一来算是认可该员工的优良表现,二来是承认该员工不可或缺;然后,申请再由人力资源部综合评估,二者缺一不可。

阿桃是公司里做得最久的仓管员,单年资津贴一项就比别人多900块。虽说这份收入是用时间熬出来的,但谁也不能否认她这么多年的付出。当初她进物控部的时候,只有六七个人,上班时间从早8点到晚8点,为了能准时出货,有时候连吃饭都省了。眼看着公司越做越大,物控部的员工上上下下增加到了35个人,跟她同期进公司的仓管员升职的升职,调岗的调岗,还在老位置上的,只有她了。

自己多少年都在本分做事,快到退休年龄了,才想起提点要求调个岗,于情于理,上级都该体恤一下吧?阿桃盘算得好好的,只是没想到赵佳红这么狠心。

她说得愤愤然,我终于明了她的想法:“闹了半天,你是为了返聘?”

“不行吗?制造一部的老叶他们都能被返聘,我为什么不能?我在这儿干了十几年啦!把公司当成第二个家,除了这儿,我还能上哪儿?”

我忍不住说:“那你也太迂回了。再说,你要真把公司当成家,就没有家丑外扬的道理啊,让公司难堪。”

她委屈起来,红着眼眶大声说:“我知道,你心里肯定笑我作,笑我瞎折腾,一出一出的,把这些年的情分都耗尽了。可是我有什么办法?难道就干等着退休、每个月拿着不到2000块钱过日子?大儿子大学还没毕业,小的还不到10岁,原来6000多的工资还要省着花,这一下没了三四千,日子咋过?”

公司里,没一个老员工想退休

我能明白她的怨怼和无助,但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因为即便她没有受伤,表现出色,公司也不会返聘她,这无关是非,也无关爱恨,只是成本问题:一位新进的仓管员,月薪大约在5000块左右,除此之外,10年以上老员工享有的住房补贴、交通补贴等一应福利,新员工都是没有的。现在这形势,企业要如何选择,显而易见。

操作工里能被公司返聘的,都是些包装、印字之类无劳动风险的岗位,并且返聘的薪酬和新员工相差无几,就像阿桃口中的老叶;技术中心的邵工能被返聘,是因为他掌握着核心技术,暂时无可取代。

但阿桃不会被返聘,是因为对于仓管员这个岗位,她不具备被返聘的价值。

这样的话现实又残忍,我说不出口。

5

阿桃不容易,我知道。每个临近退休的人都不容易,那位狠心的赵经理如是,将来的我也是。至今我都记得,当年的赵经理为了返聘,是如何奇招百出的。

赵佳红是2017年2月份到退休年龄。毕竟是一个部门负责人,涉及到非常多的权责交接,所以在2016年年底,人力资源部就为她的离开做好了准备,提前“储备”了一位经验丰富的副经理大杨。

可还没等退休通知书发出去,赵佳红就已经开始想法子留任了。

2016年年底,做来年绩效目标和部门发展计划书的时候,她先是大包大揽地认领了集团分配下来的部门任务,又大胆提出了“年度改善提案”,说来年将对物控部做出重大改革,把工作重点放在消耗呆滞品和降低库存量上,如果计划达成,“预计可为公司节省2000万成本”。

紧接着,赵佳红又逐一拜访相关领导。公司的童总说,跟赵经理共事10余年,那是他第一次收到她的礼物——一套景德镇的精品茶具。而我作为人力资源的人,也收到了她的两盆年桔——真是挺大两盆,过年时摆出来相当喜庆,我直接找人拖到公司大门口做了年花,一直摆到了元宵节。

我“受宠若惊”,跟她说:“赵姐,你找我是没用的,部门负责人以上人员的去留,都需要经过集团审批,我只负责职位评估,只有建议权,没有决定权。”

她爽朗一笑:“小程,不为难你,我知道该找谁。”转头,就跑到深圳总部找她的老上级去了。

果然,在年会那天,她的老上级跟集团高层提议,说趁年会还没开始,“不如四处走走”。当时我们大家都去了年会现场,公司里四处都空荡荡的,只有领导们巡视到物控部的时候,发现这位赵经理正拿着一块抹布,在擦门口的白板墙。领导们问她怎么还没去参加年会,她说,“趁着清净,把开春第一个月的工作计划给做出来,好让大家一回来就能投入到新的目标中去”。这个姿态,引得一众领导不住称赞。

转头在年会的酒宴上,赵佳红又发挥起长袖善舞的本事,面不改色地挨桌敬酒,见有位集团大领导喝得略有些上头了,直接越过行政部的负责人伍姐,连声吩咐酒店准备解酒茶……其殷勤程度令人瞠目结舌。

童总看在眼里,开工第一天,就把赵佳红的返聘申请递了上去。

事后我和童总闲聊时,问他:“我当时怎么取笑你的?这么容易就被糖衣炮弹给收买了,江西人还稀罕那套景德镇?你真觉得她无可替代,甚至比本科毕业、理工科出身、有10年管理经验的大杨更适合这个位置吗?”

童总沉吟片刻,摇摇头:“赵经理不是无可替代,是她的那股狠劲儿和能屈能伸的忍劲儿,合起来肯定做出一番成绩。”

确实让童总言中了,2018年度,物控部荣获公司“最佳服务团队”,年度绩效目标达成率140%。今年是赵佳红返聘的第二年,她的拼命程度较去年,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童总说:“她不拼不行呀。女儿在美国留学,一年20多万的学费,家里老人家70多岁了,听说她父亲还中风,每个月请看护都要花好几千。这一笔笔花销,哪是那点退休金能支撑得起的。生活多艰,为人不易啊。”

是啊,现在的赵佳红,又何尝不是以后的我呢?幼子未长成,双亲已年老。普通工薪阶层,家无恒产,身无长物,唯有不停工作才能维持一家的生计。即使有微薄积蓄,也是杯水车薪。等到那时,我将如何面对失业的困局?

6

阿桃擤了擤鼻子,继续在我面前哽咽道:“我也不求多的,只想再在公司干个两三年,等我大儿子大学毕业就行。我不调岗了,就做仓管,哪个仓库都行。你跟童总说说情,啊?”

我叹了口气:“你现在最该做的,就是把腰治好,别落下病根儿。该住院住院,该休假休假,我给你算工伤。你身体没完全康复前,绝不会让你退休的。”

话说到这份儿上,她应该也清楚,返聘是绝不可能了。

“仓库忙成那样,哪儿有空看医生啊,也得忙完这阵儿再说了。”她苦笑一声,“虽说要退休了,但该我做的事,我会负责到底。我错啦!不该一时意气打那个电话的。”

“没事。那边回访你的时候,把误会解释清楚就行。”

走的时候,她站在门口沉默了许久,自言自语道:“当初赵姐说调我去做扫码员,我就该去,工资再少也有4000多块钱,总比死拿着2000块退休金强些。千金难买后悔药,可惜说什么都没用了……”

我拍拍她的肩,不知如何安慰。

如果不是极优秀的专业人才,一旦到了退休年龄,现在服务的公司又不再继续聘用的话,他们能去的地方实在太少了,即便是四处都在闹“用工荒”的年底,仍然会被用人单位拒之门外。只有那些不规范的小企业,或许会愿意以低廉的待遇提供少量岗位。

毕竟,法规就是这么规定的:达到退休年龄后,社保网自动停止养老、失业、医疗保险。若达到退休年龄的员工,在在职期间发生工伤事故,是不能向社保局申报工伤的,需要用人单位全额支付其工伤保险待遇——所以,现实中,没有哪个用人单位愿意承担巨大的风险,只为聘用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尽管他们的身体依旧强健。

听说7月份退休的老杨,如今找了份保安的新工作,帮着物流公司看管仓库,不包吃住、不含保险、不签合同,月薪4000块,他也做得乐呵呵的。唯一让他担忧的是,万一出点什么事,一点保障都没有。我找人给他递了句话,让他给自己买份意外险,就当是买份自我安慰吧。

再后来,集团那边传来消息,说财务副总没有续签返聘协议。

我记得她的个人履历:20年前入职公司,中专学历,最初只是一名普通的行政文员,之后她不断学习进修,先是自考专本学历,然后专攻财会类专业知识,一路考到注册会计师。2016年的时候,集团和她签了3年的返聘协议,也是公司成立以来唯一一位首签3年返聘的人员。

2015年左右,她开了家会计师事务所,运营不错,目前和数家公司都有良好的业务往来。这份返聘协议对她来说可有可无。果然,今年她不再续签,干脆利落地办完退休手续,回去专心打理事务所了。

我关掉内网推送的通知,默默点开学习视频,努力把内容装进脑海。

让自己变得有份量,才是进退从容的底气。

本文系网易新闻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并享有独家版权。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
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事件经过、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的真实性,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题图:《购物车》剧照

网站地图 彩票巴巴app下载直营网 乐趣彩票平台直营网 yy彩票网是假的吗直营网
太阳城娱乐城官方 菲律宾申博官网 水果老虎机游戏登入 澳门网上真钱骰宝娱乐
sitefenghe6.com 乐点彩网 万家彩票网直营网登入 联发彩票网江苏11选5
乐趣在线娱乐平台返点直营网 168彩票为什么不能提款直营网 uc彩票开户直营网 彩票巴巴平台直营网
168彩票app下载直营网 红中彩票官方网直营网 yy彩票直营网 红中彩票平台直营网
286sunbet.com 55TGP.COM 162SUN.COM 981XTD.COM 985sunbet.com
777sbib.com 107SUN.COM 729XTD.COM DC398.COM 8NCS.COM
131ib.com 78XTD.COM 8NNS.COM 988cw.com 519tt.com
1112934.COM 687XTD.COM 7TGP.COM 8JHS.COM 11151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