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拍毕设的师兄说他有个电影梦

2019-12-05 10:02:30
9.12.D
乐趣彩票网直营网

1

2017年11月,作为大一新生的我,每节课还都乖乖出勤。刚下了系主任的电视摄像课,我的室友就把我拉到一边,脸上浮现着讨好的笑:“秦老板想要你的微信号。”

她嘴上说是要征求我的意见,但其实早就已经把我的微信推给了秦老板。

我通过了秦老板的好友申请,正想发信息问他是不是找错了人——隔壁班也有个人叫陈诚,与我名字读起来差不多。但还没等我把字打完,秦老板就直截了当发来语音通话邀请,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听说你会写故事片剧本,想不想跟着我干?我给你三成收益。”

“秦老板”其实根本不是个老板,但他确实是个生意人——他是我们专业2012级的师兄,毕业之后在学校的创新创业孵化基地开了个工作室,主要给一些“毕业困难”的学生拍摄毕业作品,客源遍及整个华南地区的高校。因为他喜欢在接了单之后在嫡系师弟师妹里找人发单干活,又一身江湖习气,所以我们私底下偷偷都叫他老板。

我班上已经有同学进了秦老板的“队伍”,廖勇就是其中一个——我们这个专业里,如果将来选择走摄像方向,相当烧钱,光是镜头和相机耗损就够人喝一壶的。过了18岁的大学生,都不太好意思总问家里要钱,便总想赚点外快。所以秦老板找上门时,大部分人非但不抗拒,反而跃跃欲试,生怕秦老板看不上自己。

廖勇跟我关系不错,经常请我喝奶茶,拜托我帮他写课题小测的影评作业(我笔头快,别人写一份的时间我能写两份)。他长得不高,但胜在肩膀宽阔,憨憨胖胖,是最适合拍摄扛机器的体型,所以大家拍摄都愿意找他帮忙。

“跟着秦老板干活一点也不累,就是扛扛机器,流水线拍摄和剪辑,全都是课堂上学过的,就当课后练习了——而且,一天能拿这个数。”廖勇之前跟我说起秦老板时,比出一个“六”的手势,然后又有些惋惜地说,“陈陈,可惜我没法把你介绍进我们团队,不然我们俩一起赚钱多好。”

我半开玩笑地说:“怎么,你们剧组这么专业,不要女生的吗?”

“不是,你是编剧方向的,编剧在拍毕设里没……什么钱拿。”廖勇显然是临时改了口,“你又不烧钱,秦老板笼络不住你。”

我猜他本来想说的是:编剧在拍毕设里没什么用。我们专业一般分导演、摄像、编剧、后期4个方向,其中编剧方向的同学,不单是拍毕设,就算在整个大学期间,感觉基本上也没什么用——因为其他3个方向的同学,也都觉得自己能“写故事”,并且能把故事写好。

更重要的是,“写故事”对于秦老板来说没有必要。他“代拍毕业设计”生意做得很大,但主要经营的范围就是音乐MV和公益广告,这两种片子投资都不大,而且可以翻拍国外已有的作品,只要镜头处理得小心一点,只当审片是走个过场的指导老师根本不可能看出来。既然有空子可以钻,又可以节省成本,找大学生编剧写原创内容,完全就是吃力不讨好的做法。

我反正是没想到秦老板竟然会来找我,而且还让出这么多的利益。

2

廖勇看到我十分开心,感叹说秦老板竟然可以成功把我也拉下水,“正好大家一起赚钱一起飞”,还嚷嚷着有新成员加入,要师兄请吃饭。他性子单纯,根本没想起来问我,为什么秦老板会找我干活。

事实上,即使他问我,我也没法回答他——秦老板除了跟我兜底了自己工作室的收益,邀请我进来当合伙人、还不用我出钱之外,啥也没跟我讲。他说喜欢钱的话最好就少问一些问题,我觉得比起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我更喜欢钱。

2017年12月18日,工作室接到了我入伙以来的第一个单子。通常来讲,工作室的业务旺季在3到5月:自暴自弃不想做毕业作品的同学和终于想起来要拍毕业作品的同学,都会在这个时候找上门。不会有人在12月就找人代拍毕设,这个时间就开始准备的人,一般要自己拍摄的。

这个客人是一个珠海的“大五”学生,他6月的时候因为在毕设答辩上跟答辩老师意见相左,答辩老师质疑他毕设是找人代做的,连延后答辩的机会也没给他,直接让他留级1年。

“所以说,他的毕设到底是不是找人代做的?”我听到这里,开始心里打鼓:如果答辩老师早就看出来他的毕设是找人代做的,那么我们给他拍的作品要是被老师再识破一次,这个学生不就彻底玩完了?

秦老板看了我一眼,没理我,只把手机递了过来,让我听那个客人发来的语音。我知道我又问了多余的问题。

“今年估计那个死女人又要卡我,她还越过我导师,要跟我毕设全程。”

“我现在要个立项书——啊不对,开题报告,还是破题报告,那玩意儿到底叫啥?——反正我要这么一个东西交差。”

“我已经把订金给你们了,你们得赶紧给我搞好这个事情。”

……

我小小声嘀咕说:“是选题表。”上大学之前的暑假,我去电视台实习过,在一档纪录片节目里做编导,经常为了纪录片选题跟领导磨嘴皮子。没想到这个“客户”都“大五”了,还记不住专业词汇,怪不得去年被老师当场抓包。

听完最后一条语音,秦老板说:“我跟他报价8000,他同意了,先转了3000过来,我先给你1000拿去花,到时候剩下的钱,我给摄影演员他们结了账再给你算。”

说着,他直接舔了下手指,从钱包里数了10张百元钞票,当着我的面放进了验钞机里,然后递给了我。

我看着这些钞票瞠目结舌,没有立即去接。不是我没见过钱,而是因为我身边早就实现了全面电子支付,我现在出门兜里连一块钱都不会带,实在想象不出来为什么都2017年了还会有大学生会使用现金。

“你今天晚上就写一个选题表出来,剧情梗概、剧本分镜、场景构想都要有。可以先做的简单一点,明天早上我睡醒就要看到。”秦老板把钱扔到了我的膝盖上,强调道,“要原创。”

等秦老板走远了之后,廖勇走过来悄悄跟我说:“之前拍片他直接让我们翻拍,别管原创。”廖勇跟我说过,刚加入工作室那会儿,他还踌躇满志过要拍“兼具艺术与商业价值”的短片,结果这么干,工作效率就不如别人,被秦老板骂过几次之后,他就消停了。

考虑到剧情量要在10分钟里完成,又不能让那个苛刻的答辩老师看出来,我给那个学生写了个相对简单的悬疑片剧本:一个人的电动车被偷走了,他费尽心思想要找回自己的车。整个本子只在结尾有反转——没想到,就这样ABC的设计,那个学生还觉得过于复杂,担心会被老师看出来。

陆续给对方返工改了几遍选题表和剧本之后,那个学生确定没问题了,秦老板才招人开机,用了两天时间,就把所有镜头拍完了。

3

按理说,出完剧本就没我什么事儿了,我可以安心等尾款。但秦老板又找上我,因为我迟了一会儿才回他微信,他居然直接到自习室逮我来了,我一抬头,就看见他给我递来一个移动硬盘。

“这是我们片子拍的镜头。”

我没反应过来:“是要补拍什么吗?”

“这个片子已经做完了,你跟廖勇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找一些能用的镜头出来,拼一个差不多的片子出来。”秦老板说,“可以短一点,也可以加几个镜头,总之要快。负责租场地的人脑子短路了,多租了一天,如果场地没用的话,这个本子我们反而要亏钱。”

“我可以重新写一个剧本出来……”我想跟秦老板讲,原本这个本子我是有一个相当完整的构想的,只是限于“客户“的要求,只得把故事斩头去尾了,如果他需要的话,我可以把那个完整的构想写出来。

秦老板粗暴地打断了我:“让你拼你就拼。”说完,他就径直离开了自习室。跟我讲话时,他根本没有想过要控制自己的音量,搞得旁边的同学纷纷对我怒目而视——我也不好意思在自习室里多待了,连忙收拾东西走人。

这时候我觉得,廖勇他们给这个师兄起的绰号真没错,他确实像个不近人情的职场老板,而我就是个苦B的“社畜”。

我在心里安慰自己:“就当提前进入社会了呗,不然还能咋样。”

我给廖勇打了电话,半开玩笑半抱怨地说了这件事,还让他一定要记得问秦老板要加班费——秦老板跟我是算总收益,跟廖勇还有其他人算的是时薪或者日薪。

廖勇吞吞吐吐地告诉我,这其实是常态,早在他加入工作室之前,秦老板就会同时要求成员拍内容相同、分镜不同的几组镜头,然后在剪辑时采用风格差异化的手法。效率高的时候,他们一周之内就能制作出十几条时间控制在10分钟的片子,完全就是流水线作业的量产片子。之前就有一个讲某学校学生跳楼自杀的伪纪录片剧本,被秦老板拆成伪新闻片和剧情片两条片子,因为讲的是同一个故事,所以甚至可以用一模一样的镜头——只要卖给不同区域或者不同学校的毕业生做毕设就可以了。

“所以陈陈,你得习惯。”廖勇明显是想给我打预防针,毕竟马上就是工作室接单旺季,会有数不清的单子。

我在那之前一直以为旺季里的“海量接单”是喜欢吹牛的秦老板编出来的——是的,传媒艺考的人越来越多,但这条路终究还是小撮人过独木桥,学了这个专业之后,又有很大一部分学生流向播音、戏剧,需要拍摄毕业作品的学生,少之又少。况且,秦老板的工作室又只面向华南地区的学生私底下做广告,全靠熟人介绍和厕所里贴小广告,这样低级慢速的无效宣传之下,又能有多少单子?

但事实证明,我想错了。等到了3月中旬,我打开工作室的公用手机,查看邮箱、微信和手机短信,之前几个月都毫无动静的通讯录,突然像炸了锅似的,不仅微信未读信息成了“…”,还有十来个不同的未接电话。

原来真的有这么多人需要拍毕业作品——但是他们不愿意拍,或者没能力拍。

4

光在3月,我就写了20多个剧本——有根据客户要求定制的,也有我自己想写的,但更多的是在胡编乱造。写到后来,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只是机械地在键盘上胡乱扑腾。

其中有一个剧本,我原本想写双线推进剧情,用两个看似毫不相干的人物各自的视角推进故事情节。但写到一半,我就放弃了:在手头上有七八件近乎是重复、相同的工作堆叠的时候,没有人能继续保有创作的热情,至少我不能。

“你可别在这种时候强调什么艺术追求,大家都是为了这个。”秦老板把拇指和食指叠在一起搓了搓,让我加紧写本子,不管最终写成什么样子,先得把本子完成。

代拍毕设的师兄说他有个电影梦

被他逼得实在没办法,我索性破罐子破摔,把一个剧本拆开成两个,用秦老板的话说,“反正没人看得出来”。写完之后,我回头看看,所有剧本写得屎烂,还没有我高中的水平稳定。

可秦老板却说我写得很好,用时短、质量高,最重要的是节省成本——因为我当时已经没有构建场景的灵感了,就干脆全部写宿舍日常和校园爱情,所以免去了造景和场地的费用,内景和外景都不用花钱,连演员都可以找同一批,毕竟没人看得出来。

就在我努力“不考虑作品质量,先把作品写完”去应付客户们的当口,秦老板又想出了新的折腾我的招儿——他让我好好利用时间,写几个“精品本子”出来,以便让他再物色几个“大客户”,即使不帮着拍毕设,也能把我的剧本卖个好价钱。

“那些想认真完成毕设、需要好作品的人,根本就不会成为我们的客户。”我一边腹徘心谤他痴人说梦,一边还是老老实实地构思着作品。

5月,我应付完最后几个客户,拿到秦老板的分账后,以为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却不成想,此时,老板娘找上了门。

老板娘是秦老板的女朋友,是个四川姑娘,据说之前是某个著名音乐学院的高材生,为了秦老板专门跑来广东,一心一意帮着男朋友打理事业。

因为我是编剧,除了开例会平时根本不去工作室,所以也没见过她几面,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称呼她比较好——总不能真的叫人家老板娘吧。脑子转了转,我决定叫“师姐”来套套近乎。

但是老板娘显然不吃我这套,她跟秦老板一样,性子很直:“你知不知道秦肖川去哪儿了?”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直接叫秦老板全名,一时间竟然还没反应过来,老老实实说:“我已经很久没去过工作室了……”

我建议她可以去找廖勇或者其他几个跟秦老板走得近的同学问问,她摇了摇头,跟我说她都找过了,如果不是一无所获,她也不会来找我,“肖川不希望我们俩来往,如果我们俩走得近,他可能会生气”。

我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听这语气,我仿佛与秦老板有一腿似的。我当即想要拿出手机给她看我跟秦老板的微信聊天记录以证清白,老板娘却让我“别忙了”,她的意思是,她觉得男朋友有些瞒着她和工作室成员的事情,有可能会告诉我——比如说工作室营收。

随即,老板娘连着问了我好几个问题:秦肖川最近接了多少单子,他的收入状况如何,他是不是一直很忙,他周四的晚上是不是会住在工作室?

前面几个问题,我好歹可以通过秦老板给我的分账还有我写的剧本数目来判断,但最后一个问题,我就不知道了——这是老板娘真的不太了解自己的男朋友,还是秦老板有很多事情都瞒着她?

但她却说了句“因为你是他的编剧”,让我云里雾里。

“你们学校不看重编剧方向,他找不到别的人。”老板娘说,“他想拍点有意义的东西,就必须得有编剧。”

这话让我更犯糊涂了:要说秦老板这样的人突然一夜之间有了艺术追求,我是不相信的。

老板娘却说,秦老板现在与之前所做的一切,只是在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奠基。

“你别看他这副样子,他其实之前还挺有艺术理想,想要拍出自己的风格,成为下一个李安。他跟我说他就喜欢拍片,想先做一段时间自己喜欢的工作,攒点钱,稳定下来,以后再谈实现梦想的事情。”

5

秦老板最终整整失踪了1个月,再次出现的时候,他既没有理会找他找到焦头烂额的女朋友,也没有理睬工作室成员询问他为什么要中断赚钱的私聊,只言简意赅地告诉我们说,他要把工作室解散。

大家一片哗然,只有我最平静——即使秦老板不说要解散工作室,我也不准备继续在工作室里待了。我不太喜欢工作室里的氛围,想多花些时间在自己的作品上。

交接完所有的事务,确定自己没欠大家钱之后,秦老板给我们每一个人在微信上都发了100块的红包。那还是我第一次收到秦老板的“电子货币”,或许是因为他没办法给我们发现金了——他人已经在美国了。

他瞒着所有人,申请了美国的电影学硕士,作品集用的是我们工作室里拍得比较好、他又没拿去卖的两条片子——剧本都是我写的。

可能是因为心情很好,秦老板在微信上跟我聊了很久。他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来自粤东某山村的孩子,从小就很喜欢电影,在他确定了凭自己的文化分一定考不上家里人期冀的大学之后,提出了想要艺考。但他家里拿不出给他去传媒机构的学费,他不能去以电影制作闻名的北方名校。好在因为文科成绩好,他侥幸通过了我们学校的校考,进入了他本不能够就读的重本大学,拿到了县里头的奖金。他凭借着那些奖金和自己的兼职收入,读完了大学,家里人希望他回去考公务员或者当补习机构的老师,但是他想搞电影。

“你看我们学校,教了我们什么有关电影拍摄的东西吗?不都是自学的,我们说是学院派,其实全都是野路子。我得去美国才能学到真的东西,我终于攒够了去美国的钱。我特别喜欢你写的那个城市留守儿童的故事,我想把它改一改,在美国找专业人士把它拍出来。”

他说的正是被我强行拆成两个剧本的双线叙事,我跟他提过最初的构思,但我没想到他会喜欢,“那个故事在国内只能给我们赚点小钱,但是到了好的大环境下,就能出好作品,如果真拍出来了,肯定能得奖”。

我对秦老板的雄心壮志并不感兴趣,我更想知道他为什么要瞒着他女朋友。

秦老板沉默了很久,说,虽然你们可能看不太出来,但老板娘其实是个家里挺有钱的富二代,他这几年都是靠女朋友养着的,还拿女朋友的钱去补贴家用,就是在吃软饭。

“她以为我搞这个,是想跟她回四川买个小房子”,所以他才不能让女朋友知道他赚了多少钱,不然他将无法解释为什么自己还不跟她回家结婚,过上安逸的日子。

我最终没问,他觉得自己用这样的手段获取了去美国的机会是否值得,也没告诉他老板娘跟我讲的话。我只给老板娘发了条微信,把我跟秦老板之间的聊天记录都转给了她。

在工作室的这半年,我“认识”了很多客户,他们来找我们,是因为他们在大学期间就没有认真钻研过专业知识,但这不全意味着他们堕落、怠倦或者智力上不如人,只是由于他们从一开始就不喜欢这个专业——很多人高中毕业时选择这个专业,仅仅是因为艺考比高考看起来更加容易,他们能够得以进入更加好的大学。

这些人对影视艺术是没有热情的,似乎难以用高标准去苛责他们,而为他们提供毕设的秦老板,他对电影的这种感情究竟算不算爱?他是在用给人拍毕设的方式锻炼自己的拍摄技巧以此实践呢?还是单纯需要钱?

我在聊天框里反复将这些问题输入了几次,最终还是全部删掉了,只第一次真情实感地称呼他师兄,打了一堆鼓励他的话,祝他追梦成功。

然后我发现我被秦老板拉黑了。后来我跟廖勇提起这件事,才知道他拉黑了所有人,包括老板娘。

6

2018年年尾的时候,我又见了一次老板娘。她在我宿舍楼底下拦住我,说要请我吃饭,跟我讲讲她遇到的事情,如果我愿意,可以把这个故事写出来。

我还以为她再也不会回广州这个伤心地来了,对于她的出现非常惊讶——秦老板去美国之后,就再也没人见过她,我们起初还担心她想不开,后来看她的朋友圈照常更新,才放下心来。

老板娘拉着我去了学校门口的椰子鸡店,让我好好吃饭,不要问她任何问题,先等她把想说的全说完了再提问。

“你能做到吗?”老板娘把一整个小青桔都挤进了料碟里,把干瘪的小青桔放到我面前,“不能做到的话,一会儿你把这个桔子吃了。”

我赶紧拼命点头。

她说,她消失的这半年是去了美国。听到这话,我马上破坏了刚刚定下的规则,脱口而出:“学姐你去找秦肖川了啊?”

这个名字第一次被我流畅地念出来,刚念出口我就后悔了。还好老板娘没真的让我吃那个桔子,只顺着说:“是啊,我去找他了。”

秦老板一直不接她的电话,再到后来,他的电话就成了空号,老板娘猜她要么被他拉黑了,要么就是他注销了号码,于是就在他没带走的那些东西里一阵乱翻,指望能找到他留下的讯息。

最后,她找到了秦老板出国前的资料复印件。秦老板请不起留学中介,既要在工作室主持接单,还要瞒着女朋友给美国的学校寄材料,忙中出错把复印件留在了他们之前同居的出租屋里。加上浏览器里未被清除的浏览记录、秦老板与国外导师的来往邮件,老板娘猜了个七七八八,沿着那点蛛丝马迹追着去了美国,跑去了秦老板申请的学校。

那个学校以电影专业和学费贵闻名,老板娘估算了一下,以秦老板在国内攒下的那点钱必然在其中生活的捉襟见肘。于是就向人打听说:“有没有一个染棕色头发的亚洲人,来自中国,到处打工。”

结果人家一听就知道她在说谁,在得知了老板娘是来找冷战中的男朋友之后,那个人自告奋勇要去帮两人说和,让老板娘等着。老板娘就近找了家希尔顿,开了个大床房,让侍应在床上铺满了玫瑰花,在里头等了一日,才等到那人回话:“他叫你快回去吧,别耽误他实现自己的梦想。”

秦老板是真心想要跟自己的过去说再见,不管用任何方式。从不择手段这一点上来看,他真是个生意人。

一转眼已经是今年的暑假,我正在家里睡觉,廖勇突然打电话给我,说他从学校申请到了一笔启动资金,可以自己组建工作室了,“反正之前秦肖川那边的资源我都还保留着,咱们自己干自己发达。咱们俩是好朋友,我就吃点亏,每次结单给你一成”。我当即嘲笑他掉钱眼里,说秦老板都给我三成。他就立马改口,说秦老板给的是我参与项目的三成,而他给我的是工作室总收入的一成。

他在电话里兴致勃勃地谈论之前秦老板每单都能拿到四五千——时间紧或者要求高的可以达到上万,“我们要发达啦”。

我没顺着他的话往下说,问:“学院给你批款,你拿来干这个,会不会有人举报?”

“陈陈,你就是胆子小。”廖勇对我嗤之以鼻,“你以为之前秦老板为什么敢把大本营设在孵化基地?真的只是因为离学校近吗?”

廖勇为了说服我一起入伙,把系主任暗地里支持他的秘密都搬了出来。但我完全没听进去,我想到的是另外一件事:

离开广州之前,秦老板把那条我跟廖勇拼出来的片子卖给了从化的一个学生做毕设,因为不用“跟全程”,所以只收了那个学生4000块。我拿到分成之后提心吊胆了好几个星期,生怕那个学生的老师发现那个作品与别的学校的毕设作品雷同,结果却听说,那个我们代做的毕设被评上了“优秀毕设”,作品放在学校礼堂展映10天。

我抽空坐车去从化看了他们的展映,发现好几条片子出自我们工作室,大荧幕上影影绰绰,站在一旁做毕设解读的人一通胡编乱造。我很想走上去告诉他说:“我写这些台词的时候不是这么想的,你连剧情都完全没搞明白。”

但我什么也没说,只悄悄从礼堂的后门溜了出去,就像没来过一样。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系网易新闻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并享有独家版权。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
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事件经过、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的真实性,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题图:《一起同过窗》剧照

网站地图 彩票巴巴网直营网 乐趣网彩票直营网 uc彩票户端下载直营网
申博娱乐真钱骰宝 澳门美高梅登入 申博代理官网 申博娱乐138官方网址
申博手机安卓版 菲彩娱乐佣金 连赢娱乐官方网站登入 银河娱乐现金网登入
乐趣彩票游戏直营网 乐趣彩票时时彩直营网 168彩票注册直营网 uc彩票网直营网
乐趣彩票客户端下载直营网 yy彩票网直营网 uc彩票注册直营网 乐趣网彩票注册直营网
S618W.COM 171sj.com 591ib.com 897XTD.COM 23jbs.com
77sbsun.com 381sunbet.com 387PT.COM 758DC.COM 989XTD.COM
998cw.com 8KTS.COM 115sunbet.com XSB838.COM 173XTD.COM
pr138.com DC291.COM 548XTD.COM 222xsb.com 6666XS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