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城带娃这几年,姥姥抑郁了

2019-12-09 10:31:38
9.12.D
乐趣彩票网直营网

前言 根据2016年的《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中国随迁老人已有1800万人,其中专程来照顾晚辈的老人比例高达43%,数量还在不断增加,这些老人被称为“老漂”。 我身边有很多这样的老人,他们离开了生活几十年的家,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格格不入的生活习惯,背井离乡的孤独寂寞,内心的挣扎很多时候都没办法排解,有的甚至还因此抑郁了。 我的三姨吕秀芬就是这样一个“老漂”。

吕秀芬今年56岁了,以前只要一坐上公共汽车,甭管是长途还是短途,妥妥得晕车。晕车药、晕车片、鼻子里塞大蒜,都试过,可都没用,晕一次车后,得歇上两三天才能恢复精神。

但这次不一样,从城市回老家的4个多小时的车程里,别说呕吐,就连头也没晕过。过午的太阳温暖却不刺人,村边那条大河,还跟以前一样,不知疲倦地奔淌着。

大姐、二姐来车站接吕秀芬。姐妹3个人拿着行李,走过漫水桥,回到家,打开锁,进了门,吕秀芬觉得心底那种飘忽忽的感觉终于慢慢落地了。她坐在家里的炕上,看着熟悉的地砖和墙,只觉得恍然如梦,一下子鼻酸,流下泪来。

4年了,终于安安稳稳地回来了。

1

吕秀芬兄弟姐妹一共7个,小妹吕红霞当年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城市,站稳脚跟后,就盘算着为兄弟姐妹做点什么——比如把他们的孩子接来城市,见见世面。

吕秀芬的独生女就被吕红霞接了过去。女儿争气,没多久,不仅有了份稳定的工作,还认识了现在的丈夫。吕秀芬的女婿是城里人,家里开了个卖鸡肉鸭肉的熟食店,在当地小有名气,算是小康家庭。本来吕秀芬还觉得自家条件不好,对这门亲事总是担心,没想到亲家公十分豁达,并没反对,觉得小两口过得好就行。

结婚后,吕秀芬的女儿辞了原来的工作,和女婿一起经营着熟食店,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结婚两年了都没有怀孕。吕秀芬着急了,没事就跟女儿打电话,“抓紧要个孩子啊”,可女儿总是三言两语捎带过去,说这不是着急就能解决的事情。

就这样,吕秀芬盼啊盼,终于在女儿婚后的第四年,把小宝贝给盼到了。

亲家母在年轻的时候就去世了,亲家公忙着家里的小生意也没再娶,照顾孕妇这事自然就落到了吕秀芬的肩上。女儿嫁到城里后,很少回家,想着去陪产能和女儿长时间待在一起,吕秀芬甭提多欢喜,拾掇拾掇就进城了。

可到了城里后,女婿说女儿怀孕期什么指标高。吕秀芬听不懂,但明白意思是饮食上要注意,不能吃太油腻太咸的东西。她稍微降了降心头的火苗,按照女婿说的“合理饮食”做孕妇餐。

后来又听女婿说,女儿上次复查时胎象有点不稳定,让每天早晨用胎心仪听听。可这样“先进”的东西,吕秀芬怎么也学不懂,最后还是只能由女婿在上班前给女儿测。测的时候,吕秀芬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有时候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都测不到,吕秀芬就吓出一身汗。

怀胎十月,小外孙终于降生,全家都高兴坏了。吕秀芬的任务也从“照顾孕妇”自动转成了“帮着带孩子”。女儿生完孩子后,身体格外不好,长时间吃药做推拿。吕秀芬心疼女儿,所以大多数时候都是自己带着孩子。

小孩子还不好带啊,吕秀芬想。可是孩子之间还是有区别的,况且现在年轻人照顾小孩的方法与她那个年代也完全不同了。

吕秀芬说小外孙应该使用尿布,自己用好棉花好布做,柔软,不伤屁股,女儿听了却笑呵呵地表示,买点好的尿不湿就可以了,省事还干净;吕秀芬还说小孩子要睡在木板上,还要绑腿,这样长大后腿才直,睡觉也老实,可是女儿说绑腿会让腿部血液不流通,不利于孩子成长。

一来二去的,吕秀芬也就不提建议了,女儿怎么说怎么是,自己权当是打下手。

小孩子倒确实不难带,只是隔辈亲,有时候小外孙吐奶了、上火了或者是肠胃不适了,吕秀芬就跟着着急上火,总觉得是自己没照顾好。女儿常常开解她,说这都正常,没关系的。可吕秀芬还是没办法完全放松,一上火不是满嘴的口腔溃疡,就是嘴唇外边长大火疙瘩,有时候孩子的病都好了,吕秀芬的火疙瘩还没痊愈。

2

其实吕秀芬总爱上火,也不全是小外孙的原因。

原本她在农村生活,有自己的大院子,一推开门,天地广袤。她和老伴一起,春种秋收,闲来门口种种花,在院子里侍弄蔬菜水果,日子过得悠闲。等到了山货应季的时候,就去山上采点野菜、蘑菇,收些榛子,很有乐趣。再来,整个村子的人都认识,大家春时一起商量买种子,夏季树阴下一起消遣,连冬天杀猪过年时,都是这家吃完去那家吃,热闹得很。

可来了城里,别说和人热闹了,就是出个门都难了。吕秀芬平日在家带孩子,菜都是女婿上下班买好了带回来,偶尔那么几次女婿忘记了,吕秀芬才自己出去买。

要说带孩子也不算太忙,可吕秀芬就是不愿意出门。她常说在农村老家待着就觉得心里敞亮,在城里总觉得憋得慌。女儿也在农村长大,自然明白这种感觉,所以常常劝她多出门溜达溜达,认识认识一个小区的老太太们,能一起在晚上结伴跳跳广场舞,多好。

可是吕秀芬一怕女儿累着,二来自己总怕迷了路,还是成日憋在家里,有小外孙陪着,吕秀芬心里总是欢喜的。

也有一点都“不欢喜”的人,那就是还待在农村老家的吕秀芬老伴。

吕秀芬从女儿怀孕到小外孙出生,期间除了过年回老家待了几天,其余时间一直待在城里,一待就是两年整。

家里的农活就全落在了老伴身上,一个人种玉米收玉米、种土豆收土豆、种花生收花生,为了过年有猪可以杀,也为能给女儿时不时送点土鸡蛋,老伴鸡鸭鹅猪一样没落,都养了些。倒不是累,就是吕秀芬不在身边,老伴心里总觉得寂寞。农忙的时候干起活来身边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忙了一天了回到家还得自己做饭;农闲时好点,可以去村里的小店跟大伙聊聊天,可是到了晚上,回家成了老伴最怕的事情:家里的大门是冷的,屋子也是冷的,只有一个电视陪着自己,家里静得难受。

过年时吕秀芬回家,看着老伴越来越瘦,心疼地说:“要不我回来吧。”

老伴听了,忙劝她:“算啦,你在城里好好待着。我听说你一走那个小家伙就生病,这是习惯你在旁边了,你走了他不适应。算了算了,等孩子长大就好了。”

吕秀芬听了,也就点了点头,嘱咐道:“那你在家好好吃饭,别总吃挂面,多吃点肉,想吃什么多买点,别缺嘴。我这次回来看你又瘦了一大圈。”

老伴笑笑:“你就放心,自己在家好着呢。”

好在老两口这样两地分离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在吕秀芬去城里带孩子的第三年年初,女婿家的熟食店里有个工人临时不干了,短时间内又招不到人,本来小两口之前就琢磨着怎么找个借口给吕秀芬老伴也接来,这不,趁着这个档口,正好顺水推舟。

老伴也来了,负责早上熟食店的进货、处理,就住在店附近。平时,吕秀芬在女儿家看孩子,老伴在店铺赚钱帮忙,虽不能时时见面,但比之前两地分居好多了。

3

经过两年的休养,女儿的身体恢复得不错,回店里上班了,照看小外孙的事就全落在了吕秀芬肩上。

两岁多的孩子,正是难带的时候,能走能跑,对什么都好奇,还喜欢踩着东西爬高,没有女儿帮衬着,吕秀芬又紧张起来,一时看不到小外孙就心慌。

可是就是这样小心着,也难免有看不到的时候。有一天,吕秀芬正忙着收衣裳,小外孙自己玩玩具,一不小心没坐稳,磕在了玩具上,右脸青了好大一块,还有点肿。吕秀芬吓得不轻,又上火了,嘴巴上的火疙瘩一个接着一个地鼓起来,什么药都不管用。

女儿女婿都说没事,老伴也让她宽心,说当年自己带孩子时磕着碰着多着呢,正常。

“那能一样吗?说到底现在是给别人带孩子,可得多小心。”

进城带娃这几年,姥姥抑郁了

那之后,吕秀芬看小外孙时更是万般谨慎,可反倒让自己受伤了。

自从有了孩子,女儿家里的东西就多了,各种小孩的用品、玩具有一大堆。女儿买了张双层床,下面睡觉,上面放杂物。那天,吕秀芬带孩子的时候,一抬头发现上铺被堆满了,怕东西掉下来砸着孩子,就想着收拾收拾——这次应该没事,外孙听话,在视线内——于是,吕秀芬就踩着窗台,去了上铺收拾起来。

小外孙在吕秀芬收拾东西时一直很老实。可就在吕秀芬收拾完,准备踩着窗台下来的时候,正巧看见小外孙拿着从一个玩具上抠下来的小物件往嘴里塞。吕秀芬还没看清是什么,就急得不行,一边喊着“不准吃”,一边赶紧下床,这一着急,脚下踩空,整个人直接从窗台上跌了下来。

吕秀芬只觉得整个身子又麻又疼,可脑子还算清醒,爬到床边拿到手机给女儿打了电话。等待的时候,吕秀芬就趴在地上,说着话,安抚着被吓哭的小外孙。女婿看店走不开,女儿就和老伴一起赶了回来。进门后一见这架势,女儿赶紧叫了车,给了老爸一打钱,让他带着老妈去医院,自己留在家里看孩子。

到了医院,又是拍片子,又是做CT。吕秀芬刚开始动不了,老伴就背着她楼上楼下地跑,后来吕秀芬慢慢缓过来了,就自己强忍着痛下楼梯。结果出来了,是脊柱第四节磕伤,有稍微的移位,身体上肌肉组织有不同程度的挫伤,但只需要带着辅助仪器,卧床静养减少走动,慢慢调养就行。

老两口还没松完一口气,医生又说了,这次是幸运,要是再往上点、磕到脊柱第三节就危险了,弄不好要瘫痪的,年纪这么大了,以后要爱惜自己。

回到家,女儿女婿听了转述的诊断后怕得紧,脸色都变了。女儿把孩子交给老公照看,自己帮吕秀芬带好辅助仪器,扶住躺下,又是帮着倒水吃药,折腾完坐在床前红了眼睛。

“你别担心,这不没啥事嘛。大夫说了我这卧床养着就行,没事的,这段时间孩子就得你们两个带了。”吕秀芬安慰女儿。

“妈,你就别操心这事了,养好身体就行——你说我能不害怕吗?这次是幸运,要真像医生说的,磕到了严重的地方,那我对得起谁啊?”女儿说着就哭了,吕秀芬不知道怎么安慰,还好趁着小外孙睡着,女婿过来一起劝了劝,女儿才慢慢平静下来。

养病的日子虽然说不用带孩子,却更无聊了。多半时间,吕秀芬就在床上躺着玩手机,偶尔下床溜达,女儿怕她养不好,又给劝了回去。吕秀芬这一伤,大家都乱了起来,女儿也不去店里了,留在家照顾孩子和她。老伴也常过来,只是还要兼顾店里的工作,两头跑。连女婿也折腾坏了。

吕秀芬摔伤的第二天,女婿就去周围的中医馆问了一圈,问有没有能有好的护理方法,比如推拿。可大夫说,这种病不能动,就得等骨头自己慢慢长好。后来,女婿又不知道听哪位中医说,外省有个大夫有一味秘方,对这种骨头类的伤好用,就是贵了点,一小包100多块钱,一天吃3包。女婿二话没说就开车去外省,买了1个月的药回来。这药确实难吃,又腥又臭,吕秀芬总觉得咽不下去,可每每想着这是女婿的心意,也就捏着鼻子吃了。

得知吕秀芬病了,吕红霞也来看姐姐。有自己的姐妹陪着说话,这让吕秀芬很是开心。女婿见丈母娘总算露了笑脸,就和老姨(吕红霞)商量,能不能闲时多过来走走,如果觉得来往不方便,自己可以做司机,包接包送。吕红霞没多想就答应了。

一晃到了年底,吕秀芬的病已大好,老伴也在城里,吕红霞带着自己的老公孩子过来了。女婿看老丈人想着之前在老家打麻将的事,现买了一台麻将机,带着老丈人、自己的爸爸和老姨夫,打了两下午麻将,年节过得有滋有味。

4

开春时节,吕秀芬的二哥吕庆友来城里看病。

这两年吕庆友一直胃疼,平常吃点止痛药就顶住了,可是不知怎么,这阵子格外严重,止痛药已经不管用了。吕红霞带着二哥去做检查,居然是肺癌晚期。医生不建议手术也不建议化疗,“保守治疗吧”。

吕红霞明白医生的意思,跟二哥的家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一起瞒住二哥。她让二哥在自己家里住下,开始了“保守治疗”。

10个月后的腊月,二哥走了。葬礼上,吕秀芬泣不成声,一边埋怨着二嫂太过大意,胃疼那么久也不带他去看看,另一边也怨自己——要是这几年没去城里看孩子,听了二哥胃疼不治,就算拖也能把人拖到医院去,不至于小病变大病。

打那以后,吕秀芬常常和自己老伴念叨,说再等一年小外孙上学了,两个人就回去。老伴每每听了,总是沉默不语。

日子只平静地过了两个多月,被吕秀芬埋怨的二嫂也检查出来了绝症,子宫癌IVB期。二哥的女儿决定不隐瞒,将病情告诉了母亲,只是没说那么重,让母亲自己决定是否治疗。二嫂心里挂着孩子,不想放弃。

在二嫂治病的这段时间,吕秀芬时不时就跟二嫂在微信上说说话,鼓励鼓励,希望能陪二嫂度过这段难熬的日子。直到有一天,二嫂哭着给吕秀芬发消息,说不治了,化疗放疗太疼了,宁愿死了也不想治了。吕秀芬听了,心里咯噔一声。

可能是心中想着事情,那天吕秀芬出门下楼梯时一下踩空,跌坐在楼梯上,右脚崴了,左脚正好压在屁股下面,骨折。吕秀芬又进了医院,开始了熟悉的卧床静养。

就在吕秀芬骨折的第九天,二嫂于农村家中离世。

不到半年时间,二哥二嫂相继离世,吕秀芬的悲伤可想而知。相比二哥离世之后时不时就流泪,这一次,吕秀芬显得格外平静。女儿还以为是老妈变坚强了,可是慢慢地,她就察觉出来不对劲了——

吕秀芬精神越来越差,平时说话也呆呆的,连和小外孙一起玩时都很少见到笑脸,而且,人在这段时间瘦得厉害,睡眠时间也越来越少,甚至有几次女儿路过吕秀芬的房门时,还能隐隐听到哭声。

女儿有点慌了,吕秀芬的表现实在有点像自己在坐月子时了解过的抑郁症。她想带老妈去医院,可转念一想,老妈本就是比较保守的人,要是带她去医院,看的还是心理科,弄不好会适得其反。

倒是女婿提议:“既然咱妈不能去,那就把医生请过来。我记得老姨不是说自己认识个心理医生,你给她打电话说一下,看看怎么弄好。”女儿觉得有道理,忙和吕红霞联系。吕红霞听说自己的姐姐精神状态不好,迅速约了医生。

医生了解情况后,担心自己突然到访会让吕秀芬有心理戒备,不便诊断,就想了个办法:让吕红霞戴着蓝牙耳机去和吕秀芬聊天,并与医生手机保持通话,医生在耳机里指导吕红霞进行话题引导。

一切准备就绪,吕红霞去找吕秀芬“聊天”,医生和女儿女婿藏在楼下接听电话。吕红霞见到姐姐后,确实是感觉她整个人的气场都不一样了,就像是一条小溪被横生截断,憋在一个池塘里,没有丝毫波澜,死气沉沉的。

聊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医生觉得差不多了,最后让吕红霞问问,吕秀芬现在最想做什么。

“最想干什么啊?”吕秀芬念叨着,眼中逐渐有了些许光芒,“我现在就想回家。自从二哥二嫂走了,不知道怎么,我就可想回去。种点苞米,养个猪过年杀吃,没事还能上山采山菜……那才是家的感觉。我在这里总觉得心里憋得慌,憋得想哭。”

吕红霞拍拍她的手:“好。那你现在好好养伤,等你脚好了,咱们再研究回去的事。”

听着妹妹不确定的语气,吕秀芬眼中的光芒又消失了。

5

医生挂了电话,对一旁面带颓色的小两口说:“你们不用太担心,也不用太自责。我先告诉你们结果,其实正常来说,诊断抑郁症是需要与医生面对面交流,再做一些测试才能准确判断。因为患者的特殊性,所以咱们采取这种方式也正常。从目前的谈话来看,这位女士确实有抑郁的倾向,要是在这个期间调整好了,就没事,要是继续放任下去,变得严重了,就会完全患上抑郁症。”

“那现在该怎么办?是吃药还是怎么的?”女儿忙问。

“不用不用,吃药完全不用。其实无论是有抑郁情绪的人还是抑郁症患者,追根到底就是本人所做的事情长期违背内心的意愿。我看你们这应该也是农村老人来照顾孩子的,感觉在这里待了有几年了。可能本来就是内心压抑,再加上最近亲人离世,这才加重了。

“当然了,你们也不用自责,现在社会上这种情况很多,我看你们也挺孝顺,还能察觉到老人的不正常,能看大夫,已经很好了。很多其他老人家根本得不到这样的对待,再加上咱们国家的人民对抑郁症认识不足,老人自杀的比比皆是……

“唉,这一说说远了。总的来说,我现在的建议就是,要是你们家小孩可以自己带的话,就让老人回去吧。要是不管用,可能就得心理咨询师干预了。”

女婿送走了医生,回来安抚哭泣的老婆:“这样的话,就让咱妈回去吧,给爸妈买房子的事情先放放,等再过几年再说,老人的想法为重。你别哭,大夫不是说了吗,事情不大,你自己身子也不好,别哭了啊。”

“我没事,就是觉得自己太自私了。我寻思咱妈来看孩子,咱们也轻快点。以前咱妈也说过好几次想要回家的事,我还以为她是和我们住不惯,我还想买个小房子什么的,给爸妈住。就下好了,是我的问题,我太大意了……”

“好啦,好啦。你不是也没想到吗,你也是好心,想着爸妈这么大岁数了,不想他们回去种地了。没事,妈想回去就回去,老家那边咱妈的兄弟姐妹都在,会好的。”

经此一事,女儿也看开了,所以在吕秀芬脚伤养好后再次提出要回老家时,她痛快地答应了。

吕秀芬回家了,老伴肯定也是要回去的。可没想到,吕秀芬和老伴一说,他居然拒绝了:“我想在这边再干几年,攒点钱买个保险。到时候咱俩到岁数了,一个月保险开个2000多块钱,也不用麻烦儿女,就守在农村也能过挺好。”

吕秀芬怎么也没想到老伴是这样的心思,惊讶之余接话道:“你这样的打算挺好,那就在这待着吧。但你要买就给你自己买,我自己的体格不好我知道,能不能活到保险返钱的岁数还不一定呢。”

老伴听后瞪了她一眼,不说话了。

4天后,吕秀芬终于回家了。

后记

我去给三姨送饺子的时候,她正坐在一个小马扎上吃玉米,见我来了,擦了擦嘴乐呵呵地过来迎我:“二宝子,你怎么来了?”

“晚上我妈包了饺子,给你打电话让你去吃,你还不去,咱们一起吃饭多热闹啊。”说着,我举了举手中的盘子,“呐,想着你没吃着我就给你送过来了,小白菜馅的,可香了。你看看有没有空盘子,倒腾一下。”

“你等一下啊,我这就进屋拿。”她拿了盘子,将饺子倒过去,“我今天烀了苞米你尝尝不?”

“不啦不啦,一会儿回家还有事。”

我与她告了别,离开院子关上大门的时候,她正左手拿着玉米,右手用筷子夹着一块蒸熟的茄子,蘸了蘸自己做的鸡蛋辣椒酱,送入口中。吃完还吧嗒了下嘴,眼睛眯着,脸上满是安逸。暮秋的一缕夕阳映在她的侧脸上,把影子拉得老长。

我想,要是有更完美的结局,应该是两个人坐在那里,边吃着玉米边说些里短家长吧。

本文系网易新闻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并享有独家版权。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
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事件经过、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的真实性,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题图:VCG

网站地图 168彩票开户直营网 168彩票为什么不能提款直营网 168彩票开户直营网
申博娱乐sunbet官网 申博会员登录 申博正网入口 申博直营网
华尔街娱乐fuu铺鱼 淘彩票江西11选5 曾道人马会免费资料 哪个网站信誉好
彩票巴巴注册直营网 168彩票app下载直营网 uc彩票游戏直营网 uc彩票官网直营网
乐趣彩票开户直营网 uc彩票app下载直营网 uc彩票平台直营网 uc彩票官网直营网
216SUN.COM 215SUN.COM 181sj.com 297PT.COM 398psb.com
986XTD.COM 177BBIN.COM 758jbs.com 1116118.COM 833TGP.COM
788TGP.COM 581tt.com 701SUN.COM XSB838.COM 957SUN.COM
132psb.com bq138.com 99sbmsc.com 555xsb.com 518jbs.com